参商

癡迷于カラ松的重度智力障礙

好像清风裁柳叶

「树精啊,你觉不觉得,见的人多了,他们的特别之处也尽相同?」

这话不知是说给谁听,也许他只是忽而感触。一番细想,郑清和竟尝出其中惆怅滋味,面前醇酒又空了盏。

「众生何以相爱呢……他究竟是要忘了我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