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商

癡迷于カラ松的重度智力障礙

【9915】背灯和月[二]

晚风吹送,绯霞万里,艳丽非常。

长街上行人稀疏,而有两位青年异常惹眼。他们浓眉圆眼生得一般无二,唯一不同之处即是二人的发色:一人金辉璨然,一人冷银如霜,不是人间颜色。

两兄弟神色刁黠,挤眉弄眼地细语着什么。将拐角时,迎面正巧走来一位少女,抬起眼有些畏惧地望了这两兄弟一眼,绕了开去。这刻意的躲避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朝四下里一望,两人上前堵住少女的去路。

“小妹妹,这么急巴巴地逃开我们是干什么呢~”

“你看我们像是会占你便宜的人么~”

一唱一和地,把少女逼得步步后退,欲逃而不得。

两人眉目凶悍,语气刁钻,似妖似魔,教少女甚至连救命都忘了怎么念。

金发挑挑眉,伸出手要去勾那少女的俏脸:“你对我们不礼貌了,自己说,该怎么赎……”

挑衅话语还未尽数,飞来一脚踹得金发生生要跌地,他忙退后几步才站定。狼狈地抬头一看——

“你?”

“正是本大爷。”大圣歪嘴露出轻蔑笑意。

银发一把推开少女,上前与金发交换眼色:“没差,是那跟踪我们好些天的无名小卒。”

“你这不识相小鬼,自——打了那谁以来,成天见你在我们身侧出没——什么目的?”

大圣忽然被问得顿住。他只认这是那天加害于负伤悟空的俩恶棍,并知晓他们成日作怪——其余再没细想。

“少废话,你们奸邪作恶,连个娘们儿都不放过,若是真有种,不如先来挑战本大爷?”

语毕对面拳脚便奉上了,大圣也不吃素,略有躲闪后一一回报,拳脚无情,这便厮打起来。然而毕竟以一敌二,何况身量未脱稚嫩,大圣也自知自不量力,半晌便难以招架。

“区区这点气力,就胆敢对你金爷爷银爷爷叫板?——正是好歹不识相。”大圣双手被反剪在后,气力难使,恨得咬碎牙。正欲抬腿攻击,又被钳制住——该死!

正欲发狠,身后忽地一轻,大圣便借了这时机腾出拳来全赏了面前银发。笑看他跌落时刻,听见背后金发恨声道:“姓孙的……!”

大圣如崩了弦儿般慌忙回首,只见一沉静身影伫立着,杀机毕露。可正是那铭骨的孙悟空。
他施施然提脚踏上金发的脸,低眼冷冷道:“我看你们真是闲得很——”

继而折身横出一腿扫翻恶狠狠扑来的银发:“不如我们今天再接着玩玩?”

金银二人姿态狼狈,仍不忘恶语放肆:“姓孙的,今天看你终于是蓄了精神,且饶了你。但我问你,这个毛孩子——和你挺像——是不是你小弟?一上来就惹是生非,不自量力!”

悟空这才懒懒抬眼去看晾在一旁的大圣。大圣冷不丁被这么一瞅,对象竟还是……那孙悟空,慌忙得无言无语,无举无措,呆呆地回望着悟空。两轮琥珀圆瞳仿佛藏着乾坤。悟空别开了眼,似轻轻一笑又无表情一般,再回过脸去再用脚尖拧了拧金发的脸:“俺老孙向来独行独往,何来的小弟?”

接着俯下身来,攥起蹒跚爬起的银发的衣领,凑近挑眉道:

“但——现在是,又怎么样呢?我小弟,年纪轻,您嫌招呼得不够么?嗯?”

便狠狠将他摔向金发,一片痛嘶声不绝。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