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商

癡迷于カラ松的重度智力障礙

【9915】背灯和月[三]

OOC注意 喂食注意 画风乱套注意——

「不是,是正因这天的我,配不上你,我是自私并且懦弱的。在你面前,我无法应对你,我没有勇气。」 ——《夜半歌声》

只见那金角银角慌忙爬起后便仓皇逃了,一时又剩了大圣和悟空。悟空抿唇歪过头来看仍然有些发痴的大圣。 「小后生。」

「哎……!」

悟空本来还想问,你没事儿不读读书,单挑那俩妖人寻死作甚。但无端端地,他止住口。那少年的直白眼神炯炯地灼烧着,教他能分辨出一些熟稔的、舍不得破坏的东西。

「孙悟空……你还……记得我吗?」

大圣的舌尖绕了几绕,终于还是期期问出。

悟空立即摇了摇头。

大圣尴尬地挠挠耳根,心倒是还未凉透,话却不知该怎么接了。想象中安排的时机尚未成熟,他还什么都不会,他出尽洋相,若对方不记得那……确乎更好。再等等吧。但心底的烈火如织怎能草草止住——

「要说什么的话,说不清楚就算了。没有关系的。」

忽而,悟空无端端地这样补充了一句。

大圣先是呆愣住,见悟空微微垂着眼望向他,尽其温和神态。顿了顿,大圣有些不可置信地拿捏道——对方是懂得自己的。他虽不知其中底细,但必定感受得到自己心里千头万绪,也同时给了自己最有余地的包容。这使大圣心头忽而感慨咸涩,而感慨咸涩挤压着他,使他仿佛忽而变成了一只十余载前被淹没在摩挲中的小奶猴。

「呐……有些晚了,小后生,饿了吗?」

「啊……好像有点。」

说着大圣的腹部便咕噜——一声。

悟空勾了勾唇角,上前去勾他的肩:

「方才和那俩妖人动手,拣了个你是我小弟的缘由。俺老孙的性子是说一不二,你我又都是灵猴——不如就这样定了吧。」

大圣被主动凑近的悟空惊得一片空白,对方虽略矮些,那抬眼的神情却仍是如一的专断坚决,有着无法抗拒的威严。大圣只觉得双颊隐隐燃烧着,又听悟空带着些许明朗笑意徐徐道——

「那么,好弟弟,哥哥带你去吃饭吧。前面那家商记我很是喜欢呢。」

 

「清汤腩可以吗?」

「没问题,随意点。」

香气氤氲,碟盘叮当,柔灯暖黄,灶上的瓦罐咕噜咕噜地掀着盖儿。大圣托着下巴翻动菜单,时而谨慎地询问悟空的意见。但很快——

「啊啊啊鸡粥我超喜欢的!」

「点吧,我也喜欢。」

「什么这里还有麻辣烫?!我超爱啊!……。诶,那个……哥,有羊肉串……」

热腾腾的粥水浸润了大圣的嘴唇,看起来分外可爱。悟空心情分外地好,干脆搅动着碗里的粥,时不时抬眼看对面专注摄食的大圣。这小鬼倒没有什么心理防线,害羞模样没端两下子就放开了吃。

直到他一口咬下鲜嫩的牛腩,混合着肉质的醇厚感与萝卜独特清香的汁水翻卷着溢出,占据了口腔,使他幸福得微昂起头——余光才觉察到悟空一直「玩味」地盯着他。这才自知失态,忙吞进了牛腩,问道:「那个,……哥,你咋不吃。」

「……我在吃啊。」悟空边说着,夹起麻辣烫砂锅中的一颗虾丸。柔软晶莹的虾肉半露出来,裹着细碎明红的辣椒末。悟空咬了一口,煞有介事地点头:「不错。你要吃吗?」

「好——」大圣正欲抬筷,却见那只被咬了一小口的虾丸悠悠夹送到眼前来,端着筷子的悟空眼底星辉斑斓,说不清是什么情绪。不敢怠慢,大圣连忙张嘴咬下去,有意无意间咬到了那双筷子。嘴里的半个虾丸——嚼得他一时恍惚,腮边耳根似被那灼人的辣味惹到般泛起潮红,无处可藏,漾着隐忍快意,真是该死——

那悟空只抿着唇,一边接过服务员送来的一碟肉串——心尖儿衍生着微妙的幸福感。便把眼前碗碟尽数往前微微推去。

「吃饱了吗?」

大圣正扯下肉串上最后一小块,嘴里正含糊:

「七饱呢——」

对视一眼,一个欣慰模样勾起笑意,另一个忽然臊得别开了如这情绪般滚烫的脸。

                                  (只是因为饿了才写得暖一点的哦doge脸)

评论(1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