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商

癡迷于カラ松的重度智力障礙

【9915】背灯和月[四]

「当世界明路行尽了,毋见光也许更美好。」

正是燥热盛夏,炽烈的日光晒得万物发着烫,难以动弹。悟空正难得倚在家中藤椅上闭目养神,忽然斜阳恰好途经,一阵焦灼感袭上脸来,使他不禁皱了皱眉,起身前去拉下竹帘。链绳的挂坠是一串小小的星月菩提子,在他微微汗湿的手中被握了一下,继而移到眼前。

「……」

这串菩提子勾起了些渺茫的回忆。悟空的困意如潮水般退却了,他垂眸走到书架前,扯出一本厚重的,木质的相册。翻开,却空荡荡夹页全无,只有一帧锯边的小照斜斜地粘挂在发霉了的扉面上。

悟空拈起这张照片,上面是一位画着五色脸谱,身披烫金大红袈裟的长者,抱着一只歪着脑袋,目光纯澈的小猴儿。那小猴儿扯着一串菩提子笑得开心,身后正是一面挂下的竹帘。年代久远,画面已经黯淡斑驳不清,但悟空仍能清晰辨别乃至回忆当时的充实而甜美的感觉。皆是前尘不可再复原之事。

「……老东西。」

悟空的嘴角扯动了一下,清冷如同塑像。

为什么我不可以?

走马灯般破碎而隐绰的画面不断在脑海中涌现。

「你爷爷很厉害哪,你也会是哦。」

「小悟空真机灵聪明啊,还有一丝倜傥呢,以后了不得。」

「悟空……喜欢这个莲花座吗?你得努力,等爷爷老了,这便是你的了。」

「这不是你说有就有的位置。你得争。他比你强得多!得到你想要的,恐怕还要……」

于是嫡亲的爱孙成了局外人,他恼,恼白白被期许又掷于地,恼无始而终便被放弃。只得抛开这一边的冗杂圈套,另寻他路塑造自己的割据地。于是他进黑街,跑路,撑场,打黑拳,一步步直至也可称霸——其间乃至今的冤屈血泪都不必再提了。很多时候他不是那么想得到,而是更希望——证明,和颠覆。

他愿走尽六合尝八十一难,愿踏遍八荒受流离孤苦,也不愿被五行山似的所谓权威压制抑或征服。

因为他天性是冥顽不灵之猴,只肯由自己选择被什么束缚。

即使是错误,是最黑暗的道路,他都要走出光来。

……罢了。打算自在心中,他自然满意这来时路,然而不甘仍是时常用作咀嚼的东西。

「迟早把那老东西的窝端了。」

悟空在一片阴影中忽地笑起来,尖牙倏地闪了一下,令人生寒。他草草放下相册,感觉心中仍不太痛快,便走出门去。

满地细碎林荫错落斑驳地晃了悟空正发愣的双眼,这里是……L中吧。悟空随意往里瞟了眼,见一群学生在黑漆栅栏另一面的操场上无忧无虑地奔跑着——真是...蠢得开心。

他们深蓝底白边的校裤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不是前不久遇见的,那挺崇拜自己的可爱弟弟的也穿的校裤吗?想到此他不禁愉悦地扯起嘴角,朝教学楼望去。只见一排排规整的窗户。也不知道,那个不羁冲动又幼稚得很的,挺像自己的弟弟在哪个窗口呢?

悟空心情缓释了不少,逗留片刻后去水果店买了半斤水蜜桃。

与此同时,教学楼某一扇窗口边上。

「诶毛猴儿,俺听说了个事儿。」

「啥?」大圣正懒懒趴在桌上放空,没什么心思理睬,「说啊,藕精。」

李哪吒朝四下里望了望,凑近大圣悄声道:「你听说过通天会吗?」

「没有。什么中二名字——」

「你可别轻视!这是势力极大的一个黑道组织,总部就在我市。他们最近神秘招人哪。」

「那管我什么事?又没神秘招我。」

「我偷听见的。只要去有个什么地方打个架,再智力测试就行——我们去吧?」

「不。」

「去啊,我们这么能打,又不傻,肯定行啊!要是入了会,那多酷——」

「无聊。自己练练拳脚不行?还要去奇怪的组织找罪受。更别说,待会儿人家以为你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嘿——」

李哪吒咬牙切齿地盯着大圣,半晌终于换掉了他卖蠢犯傻的模样。他又凑近了些,声线冷冷清清道:「孙大圣啊,我听说,那个地下街老痞孙悟空,也是受制于他们的。」

大圣立即瞪眼,顿了顿才一样冷冷道:

「我说了,无趣。

    不过,你要去的时候喊我一声。」

评论(1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