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商

癡迷于カラ松的重度智力障礙

【9915】背灯和月[五]

【古代神话人物按照我喜欢大乱炖别介】

【入了双藕邪教对藕霸甚是喜爱】

【没错每章的画风都不一样】


四下幽寂阴暗,唯有案台上一团水蓝火光微弱摇曳。

资料纸那边的老人面相凶恶,慢吞吞地推了推金丝边的眼镜,喉间嘶沙响动了一会儿才道:

「李哪吒?」

哪吒朗声应道:

「正是在下。」

老人扁起嘴,颤巍巍把纸张放下,捏着镜腿儿下移了些,露出只他共工才有的凌厉双眼,顿了顿再次缓缓道:「你终于也是来了。不过李靖那小子可回陈塘关了……」

「他可烦,别提他。秃瓢大爷,我是以自己的名义过来的。您今个儿看我若是不能过关我就不再来了,能过您就把我当新手看待,从底下做起,别顾着李靖的颜面。」

「好……哎,当年李靖大司令把我从幽州喊过来的时候你还是截藕似的小孩儿呢……如今看来倒也不错。将以有为也……」

哪吒不着痕迹地一笑,转瞬即逝的自信感收敛于怀。

共工又转头看向大圣,不禁眯了眯眼:「孙大圣啊……」

「正是在下。」

「好,先回答我,你,可有亲人?」

「大圣无亲。」大圣沉声道。

共工身后一团蓝发如火焰般颤动而飘扬起来,闪烁着零星诡异的光点。他干枯的灰色面庞因笑意翻起皱褶,再次幽幽问道:「大圣可有亲人?」

「大圣无亲。」

「很好——」共工身后的火焰黯淡了下去,他又变回干尸般迟缓模样,「无亲无羁,便可以好好卖命了。啊哈,亲人,总是不愿让你走入厮杀的嘛——」

大圣沉眸注视着共工,却是缄默无言。一张脸只是冰冷,冷得毫无表情,冷得难以解读,唯有瞳孔在难以觉察地艰涩颤抖着。

共工不理会他试图表达什么异议,淡淡然将身子往椅背一靠,伸手指了指一旁的暗门。

「你们进去吧,能出来就算通过。」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去。

暗门后依次是三个关卡,分别是武器阵、逻辑推理测验和镜面心理测验。

想必他们没什么问题。共工一扬手,黑魆的道袍随着飘起,大门嘭然锁上。

今日且谢客。

看来那老顽童委屈三皇后人当个面试官儿倒也不无道理,见到的的确不是些无名鼠辈。有意思。

一壶参茶细细啜完的工夫,暗门缓缓移开,俩少年神色稳定地走了出来。

「不错,不错。我是晓得那点刀枪锤刺伤不着你们的。」

「噗——」诡异的笑声打破了沉寂气氛。哪吒鼓着嘴眨眨眼。

「……我方才被重锤砸到了。」大圣有些尴尬道。

共工挑眉瞅着他。

「没事的。你们的一切我已经安排妥当了,回去吧。」

通天会向来看似形式随意、组织散漫,其实是训练有素、效率极高。


出门后,哪吒忍不住和大圣抱怨:「最后一关真变态啊,就巴掌大地方站着八面都是镜子……我说猴子,待那么久,你会不会慌或者想很多事情?」

「我以前经常被关到那种镜面屋。」

「诶?」

「通常待一天或者更久。所以啊,习惯了。」

哪吒一时竟问不出为什么他会经历这个。细细一想,望了大圣一眼,终于欲言又止。

这个家伙……费力地想着什么般咬着唇。

「靠,藕吒,我先走一步!」

……?哪吒古怪地看着他狂奔而去的背影。嘁,真是,方才还在替他可怜。复杂表情下面却是一片旖旎少男心啊。


去晚了吗。大圣奔向能遇见悟空的那个路段,却已是华灯初上,人群熙攘。不禁挠挠脖颈左顾右盼,终于在目光极处见悟空向自己走来。他似乎心不在焉的,接连撞到好些人,连抱歉都说错方向。觉察到大圣拍了拍自己时,眸子亮了一下:「老弟!」

「……哥。你看起来很累啊。」

「还好。」悟空这样说着,一只手随意地搭上大圣的肩,因为身形的缘故整个人好像都倚靠在大圣身上,大圣感到些细微的窘迫以及众目之下的羞涩,但姿态太实则不着痕迹,又无比地温和,就连丝缕的酒味都濡化在初降的夜色之中,教他舍不得惊扰。他又听悟空说,「我带你去个地方……」

大圣答应着。忽而又问:「什么地方?」

「我时常去。你会喜欢的。」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