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商

癡迷于カラ松的重度智力障礙

【9915】背灯和月[六]

#七夕# #孤独而卑微# #夜阑静 无人共鸣#

「夜阑静,有谁共鸣。」

天气尚未转凉,行道树的叶子已经开始落了。一片片打着旋儿划过大圣的眼前,教他忍不住回望。他想起秋日落叶纷飞的宁静样子,画面却落得破碎混乱。或许是因为,此刻心头有鼓正擂得紧。

悟空抓着他的手腕往前走着。他的手温暖而有力,骨节分明漂亮,不经意间的细微触感被放大、蔓延,一阵阵激扰了大圣的心神。他怕对方感受到自己紊乱的脉搏。

仅仅是过了繁华地带一个街区,周遭就格外冷清起来。破落的教堂、关门的银行和几家昏暗的小店,其余介是厂房林立。大圣隐隐觉得这里熟悉,却说不出是记忆里哪个片段——似乎是来了许多次了,在梦里?

「到了。」

一幢黑魆的废旧工厂,空荡荡在街角肃穆。约摸三层高,只随意堆积了些铁架和旧铜板之类的杂物。安静而昏暗。空气中的尘埃都有幽寂的味道。大圣跟着悟空沿没有扶手的阶梯爬到楼顶天台,才发现还有一座高耸的棱体烟囱。长绳从顶端挂下,悟空拽了拽尾端,便拉着大圣一起攀上去。

「开口已经封死了。来,坐稳了。」

「喔——」烟囱顶部约一平方大,容纳两人稍显促狭。挨牢悟空坐下的大圣还未缓过神,温凉的晚风绕过脸颊,引得他不禁往远处望去。整座城市斑斓的灯火几乎都尽收眼底,橙黄明灭,缀连交织。无端端的怅惘感延伸着,大圣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身旁的悟空,借着清浅月光却见他正微微勾着嘴角望着自己。心中骤然被填满,满溢到肿胀着生疼。

为什么每回看向他,他都恰好看着自己呢?

是无际夜色太过辽远,是光辉斑斓晃了心神,仿佛只有在这样的时刻,距离才近到无以复加。

「喜欢吗?」

「喜欢哪,真好……」大圣重新望向远处,「怎么发现的,这样好的去处。」

「是我以前……偶然路过,就发现的。」

缄默许久。

「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

「我看你今天似乎很疲惫……」

忽而两人同时开口,愣了半晌那悟空先笑道:「真好嘛,小崽儿已经学会关心人啦?」这使大圣忽而认真了语气道:「别把我当小孩子……!」一时失了方寸,悟空笑着接了他的拳来,不慎「回击」过猛,险些把大圣推下去。

「小心!」

悟空慌忙拦住大圣的背,乱中两人距离无限拉近,鼻尖与鼻尖就要碰上。不知大圣是不是心宽,方才的笑意还未见收敛。眉眼弯起有星辰流转,刹那间都落进悟空还在失色的眼瞳之中。一切都太快太短暂,一秒又乍然延长,大圣痴痴望见那一双美梦般的琥珀圆瞳渐渐回了神采,既陌生得令人心紧又再妄想到熟悉不过的气息完全地围绕着他。悟空渐渐露出漂亮的犬齿,呓语般潮湿着嗓音最后挤出了一句:

「小崽儿……」

大圣回过神,才发现背部有只炽热的手忘了收回。悟空不以为意,扶正了大圣才收回手,垂眸道:「我说啊,我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了……」

「为什么?去多久?什么时候回来?」

「嘿,还真把我当亲哥啊这样关照……离开一个月吧。有些事情我得了解清楚和学习。」

悟空的语气突然沉寂,无限心事化为清冷凝望。然而当下的冷冽模样是大圣最为痴望心许的。他不知该说些什么。

「说实话,我有时也是,很累的啊。明明已经尽我所能了……看见你之前那会儿我接了个电话。一个老头打的。

大圣好像理解了那阵微弱的酒气。

「……他说,我还有机会。只要打败那个所谓比我强得多的人……无趣的老头,就喜欢玩这些游戏。我恶心游戏规则。我恶心规则。」

「我也是。被禁锢着的滋味,很不好受吧……」

「说的是啊……我始终以为自己已经打破了他的限制,塑造了自己所独有的一切,不料一环连着一环,始终脱不了羁绊干系……我被迫去参与他的棋局。说白了,迫胁者并不是任何人,是我啊……」

话尾渐渐微弱下去,打着细微的颤音。悟空朝后躺下。遗憾这座城市的天空并没有星星,一弯冷月寂寥钩在远处。

大圣仔细揣摩着悟空半醉着说出的每一个字,觉得那话语间无能为力的痛苦也同时给了他嚼碎咽下。遥望了许多年的这个背影,他一直知道他很强大,却未曾料到他这般孤独甚至到无助。

我渴望能分担痛苦委屈,与你并肩齐眉。

他说不出口。

但他暗誓,终将做到。

小至在这样的时刻温柔地亲吻他的嘴唇,大至一直陪伴着他。但凡所有此刻想做而不得的事,哪怕对方依旧是再靠近也遥远,再亲密也孤高危险,他都要做到。

妄想十年。

——————

两人重新踏上没有扶手的阶梯时,距离莫名比刚才近了些。正折向最低层,悟空恰好转过身来。他的眼角线条很漂亮,凌厉而干净。正这样想着——

「哥小心别出声!」大圣拽起悟空一跃,勾住了房顶横梁。仅一秒之内,枪声由远处急速靠近,由依稀难辨到爆炸般轰响,生生撕破了静谧夜色。两人趴在宽大横梁上,见狭窄巷道硬生生挤进一辆银黑豪车快得如飞,每个窗口都伸出枪支持续发射。那车极快穿过,他们方才站着的阶梯连同地上庞然杂物都徐徐冒起硝烟。

「最开始……你是怎么听见又同时反应到的……」两人跳将落地,悟空不禁喃喃道。

大圣作出一番天真情态,只是眨眼。他信步到一块巨大铜板前,把手伸向冒烟的凹洞中。

「看,子弹。」大圣有意无意地拂过悟空伸来的手。悟空拈起这颗子弹细细观察——

「ZS45型…只有复活会才配置这样名贵的子弹。」悟空不觉攥紧手心,大圣好奇地凑近他。

「复活会是最近很活跃的黑道组织。他们现在明里暗里地在和通天会叫板了。」悟空看了一眼大圣,随意解释道,「通天会就是最拽那个——」

沉吟片刻,悟空再度摊开掌心细细观察,忽而随手一掷,眼底多了抹使人生疑的狡黠色彩。「通天会看似嚣张,大概实际已经有些散乱了吧……老头子八成是撑不太住了。是时候换个有点能力的首领了。」

大圣支吾片刻又闭上了嘴,眼神十分肯定地看了看悟空。悟空这才摆出笑颜捏了捏大圣的脸。「好啦,该说再见了——弟弟。」大圣感觉脸颊不可抑制地有些发烧,低低回应道:「再见。你要……呃,加油。」

已是背影了。

又是这背影。他倾注的,他上心的,他竭诚的。奉还使他坚持着几乎一切的气力。他感到热血重涌,悲壮得教他几欲再临「刑场」。



「我早知道,又是你们。」

「一直都是你们。」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