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商

癡迷于カラ松的重度智力障礙

你无法构想自己怎样地落座于一个迥异的环境,这里的空气沉淀着不熟悉的清腥与微燥。你闻所未闻如此高远晦暗的天空,云朵团着,鸥鸟经过;也不曾感知午后光线是这样映着窗帘,落成一片桔色。人们以这样的方式交谈,绕梯而下时太阳穴微微钝痛。你习惯了第一日起的小小惶惑,逐渐参透细节。终于久客为主。像看见光远远照过来了,往前走,要碰到光源时,旅程便结束了。即将来临的,又是未知怯怯的陌生。一直地适应和离开,被所有人遗忘了姓名,一个接一个地经历你听说过的所有大小城市。这一天,你偶然明白,无常才是这世间唯一常情。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