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商


「轰。如果我有你所不知道的一面,你还会爱我吗?」
「啊。比如说什么?」
「我不知道。比如说,我一笑,嘴里就会跑出一只蜘蛛。」

轰偏着头,做了一个夸张的鬼脸,爆豪笑起来。咧开的嘴里生生掉出一只蜘蛛,粘连着温热的唾液。爆豪窘迫地盯着那只蜘蛛,而轰伸手轻轻将其拂去。

「我还会爱你的。」

「如果换成我呢?」轰问,「如果我曾有噩梦般的经历,你还会爱我吗?」

爆豪侧身为轰倒上水,轰盯着升腾的热雾,猛然发出痛苦的惊叫。手中的水壶被震得碎了一地。

「这样啊。」爆豪温柔地看着轰,拾起地上的碎片。
「我还会爱你的。」

「如果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舌头,你还会爱我吗?」轰问。
「就像这样。」
轰闭上眼,虔诚地舔舐爆豪的耳根。又轻轻抬起他的手,吮吸他的腋窝。又缓缓捏起他的足,亲吻他的脚尖。
「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做出这样的举动。」

「啊,会的。」爆豪点头。

「那如果我有一个巨大的……」
「会的。」轰说道。
「我还没说完呢……」
「抱歉。」

「如果我背上是一个风笛,每次出门我都会带上它。」
两人起身相拥,轰挽住爆豪的腰,背上的风笛发出突兀的响声。

「会的,我会的。再问一百次也是。」

「爆豪,如果我有一双荞麦面做的手臂,你还会爱我吗?」
「会的。」
两人大笑着游向漫天星辰,银河闪烁的光彩坠连交织,如无数金属碎片在他们身侧翻涌。

「轰,如果我全身都是毒刺,你还会继续爱我吗?」
爆豪的周身生长出无数锋利的毒刺,带着沉默的嘶吼与轻薄的恨意,直指所有妄图接近的距离。
轰闭上眼,无限无限地靠近他的嘴唇。
「会的。如果我的皮肤就像洋葱般催泪,你还会爱我吗。」
「会的。」
爆豪也无限无限靠近轰的嘴唇,眼里不断地涌出温温的眼泪。
轰伸出舌,在他脸上每一处细心地舔吻。接着两人兀自大笑起来,如同草野上猛烈而透彻的风。
「会的,轰。如果你再也看不到、触摸不到、尝不到、闻不到、听不到我……
你还会爱我吗?」

时针忽然凝止。
轰伫立在原地,困惑地望向空无一人的周遭。
「爆豪?」
他偏头,侧过身,环视周围。
他转了一圈又一圈。

「你去哪了……?」

伸着荞麦面的怪诞手臂在空气中轻轻地晃了晃,最终无助地垂下。一只浸润着温热液体的蜘蛛被风吹落在他的肩上。

「……会的。」
「会的!爆豪,我会的!我会的……。」
「我会永远爱你。」

即使我再也看不到、触摸不到、尝不到、闻不到、听不到你。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