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商

癡迷于カラ松的重度智力障礙

并不能满意这期板报 如果能有一支棕色粉笔就好了 可并不是啊 我怎么画 以我拙劣是的技巧 怎么可能把我的艾伦画得那样漂亮而神采飞扬呢

听见少许点评议论 虽然愤懑 然而能够理解 没有去 没有能力去体会的人 总能轻松地说出这些话来  这与我本身不满意不同的

然而症结在于 我想给你看看 你却没看

//

这样的梦境 已如同事实般惨烈而沉重 它耀武扬威的作用力 不再拘泥于 后脑的隐痛 它是酸胀的子宫 被钳制的胳臂 永世不宁的念词 下坠的庇护之所 鳏鳏注视着我的孤魂隘口 修罗神 吾力绵薄 但求先挣扎 后死亡

//

我只想知道 你是否能和我一起 站在熊熊燃烧的烈焰中心 你是否能喜欢 这个唯一的伴侣

Levi

不是你亲手点燃的 那就不能叫做火焰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