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商

好像清风裁柳叶

郑清和。

看一眼这个名字他就要轻笑。仿佛看见的并非三个字,而是一个张牙舞爪的小鬼,缠着他拽着她的手求他一起玩。

可是,张牙舞爪的小鬼是从前刚认识的郑清和。

现在的是一个傲慢的小鬼。一个摸不清爱恨的小鬼。一个笑起来竟然有些妩媚的小鬼。一个薄情寡义的小鬼。

他虽然仍老记得,「林赋……我想吃烤玉米。」

虽然眼神还是格外地专注又温柔。

虽然仍会探进窗子,在月色清辉下悄悄地吻林赋。

竹林深处,葫芦丝悠悠袅袅余音绕梁。秦戈正准备下一曲,就望见郑清和矫健地一个空翻闯入门内,优哉游哉地坐到藤椅上为自己倒了杯茶。

「小青草~」

秦戈白了他一眼,拿帕子拭了拭那葫芦丝,拈起精巧的流苏挂上墙壁。信步朝他走去。

「说了,别这样称呼我。」

「怎么,小青草这是爱极了人世吗,都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

秦戈哑然望他,比任何人类都好看的,线条凌厉的眼角不动声色地颤动了一下。

「树妖,你不也是么…比谁都舍不得人世。怕是更舍不得那林……」

郑清和神色一变,骤然起身伸手捂他的嘴。迟疑了片刻,似哀求般盯着也没再发声的秦戈,心头千回百转。

秦戈斜睨着郑清和似恼似悲的模样,不禁伸舌去舔舐还捂住自己的清瘦树枝。郑清和一激灵,恰是躲过了,那似有若无的温热气息从他指尖掠过。不愿细想,如无事人一般愠恼道「小青草……这样可不对。」

秦戈又继续看着他,半晌才笑嘻嘻道「今天怎么没去找林赋呢。」

连连被气,郑清和已是懒得理睬他。兀自端起茶杯轻啜一口,沉声道「花茶啊……」

那只温和又老成的花精,他该来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