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商

癡迷于カラ松的重度智力障礙

【9915】背灯和月[一]

[ooc严重][渣][随时弃][频繁改]

cp:99×15

99:悟空[暴力不良/略冰山]

15:大圣[高中生/略中二]

   

月色清寥寥落了半条深巷。

悟空靠坐在潮湿的巷尾,尖牙紧咬着缠绕在手腕上血色斑驳的绷带。狠狠地扯紧、缠上,汩汩的鲜血终于被封死在尺绢之间。

他漂亮的褐色髦发一缕一缕地逆立着,清竣脸上尽是擦伤的痕迹,显然是刚经过恶战的模样。但这仍盖不住那一双琥珀般眼眸投射着警觉与狂傲的光彩。他低垂着眼,已是很柔软的模样,但仅仅一斜睨——尽是冷静而危险的气息。

四下空寂,夜声悄然。

「谁?」

紧接着啪啦啦一片砖瓦碎裂声骤响,又有谁踩过一般——刺啦,刺啦。悟空默然站起身,披上风衣,将那片受伤处藏进袖口中。

他知道有人与他一墙之隔,甚至连急促又刻意压制着的呼吸声都一清二楚。

「不敢出来?」

杂声细碎。

悟空微微眯眼,心中且饶过了对方。既然没有明显的偷袭之类的恶意,那么…今天九爷爷先放你一马。他裹起一身月色,缓缓走远了去。

大圣再次小心翼翼地攀上矮墙,仔细去望那个孤单远去的落魄英雄般的影子。他挠乱头顶与对方一样的棕发,眼底的情绪一寸寸分明起来。

由单调的憧憬、敬畏——直至想模仿他的一切,想与他并肩齐眉。

甚至想保护他,在这样的时刻。

大圣很早就注意到悟空了。

具体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但也是这样寂静的晚上。他大概是替人出头吧——独自打趴六七个人,抓着为首那个家伙的肥硕脑袋逼他隔着电话给人道歉。当时年幼的大圣正在对面空荡荡的街角逗猫玩,远远地目睹一切竟然不感到恐惧,相反地,还是出了神地凝望。直到那位王者抄着手臂等着那群废物爬起来逃了,然后他径直朝自己走来——小大圣突然打了个寒噤。淡淡的烟草味,汗味,血味和难以明述的气息朝他充斥过来。大圣抬起头,极近距离地看见那张稍露疲倦的脸上泛起一些尴尬之类的表情。接着悟空从兜里掏出一个纸袋,也蹲下身子,倒出一把小鱼干——大圣怀里的小猫立即跳向鱼干,小口啜食起来。

大圣一直紧张地悬着的心脏剧烈地跳动了一下,节奏开始紊乱。悟空已经起身,伸手揉了揉大圣的头。

甚至还微笑了一下,一样的褐色毛发哎。像弟弟一样的小鬼。

而后大圣就忘干净了,他在温暖手掌的摩挲下已经彻底空白。他很孤独而他也是。年幼心中的英雄从此便有了宿命的味道。

没几天后小猫被轧死了,伤心同时也意识到他不再有理由靠近悟空一步,从此便习惯了远远看着悟空,并且一直学着他的坚强、力量甚至是冷酷和狂傲。

大圣拔节得极快,肌肉未丰却已撑开身形。他有些天性使然的好强要面子,个性有时甚至是执拗到偏执的。
但始终保持着一种在某个时刻骤然催生出的温柔。

年年岁岁须臾一过。

快要比他高了呢。

   

      

评论(1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