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商

癡迷于カラ松的重度智力障礙

在最后的那段日子里,他的脊背僵死弯曲永不复原,他终日浸润在酷暑的骄阳下岿然不动,任凭汗水肆意淌过斑驳颤抖的苍老躯体。他就在这种令人极度不适的状态下自得其所,垂溺于盛大幻觉之中不再辨清现实。他一度神采飞扬的眉日趋苍白凋落,双目鳏鳏,衣衫破落且垢腻遍布。他不再记得生命中出现过的任何一人,唯一令他困惑不解的关于红色的记忆盘根错节地匐长在老朽痴愚的心脏深处。他无时不刻在强烈地想起红色,伴随着巨大的失去感,绝望得近乎窒息。他无法明白自己对于红色的深切执念,为此他扔掉了屋内一切红色的物什,却仍然无法扼制太阳霞光带来的致命创痛。他终于忍无可忍,在刮着烈风的空阔草野燃起一把大火。火光扎眼跃动的红色使他痛苦得浑身冒汗,在剧痛的幻觉之中他品尝到了来自青春的新鲜汗水,看见丛生的灼眼艳红花朵,看见火红的卫衣,如同一段陌生的清晰影片,他看见穿着火红卫衣的男孩搓着鼻子放诞大笑,看见这年轻男孩全然无谓他的衰老与邋遢,温和而近乎爱惜地伸出双臂朝他走来,而火势忽盛,男孩的明朗笑意在火舌舔舐中扭曲变形,终致被吞噬殆尽。仍是火,是火的红,是妖冶爱意的红,是死亡的血与火的红。他在红色带来的锥心疼痛中,在遥远的往昔记忆中获得了无上的靥足,为了表达感激之情与数十年孤寂之中不曾熄灭的热爱,他走向并融化于这团明丽燃烧着的红色之中。

评论

热度(6)